免费看AV片APP_永川门户网
English
MENU
当前位置: 首页» 免费看AV片APP » 要  闻

免费看AV片APP

【字体:
“二公子有德!”张昭没有直接开口说二公子的是不是适合当这个主公,而是从侧面横敲侧击,什么叫做有德?有一句话说得好,有德者而居天下,还有一句话,德者,人才皆备也,你到底是在说二公子是一个人才呢,还是在说二公子是居天下的人呢。张昭说得模糊但是下面的人却理解得透彻啊,这个张昭张大人为何恼怒了主公孙策,被孙策给打发掉到许都去,不就是因为他心向着二公子孙权嘛,知道孙权有谋划可是却知情不报,等着看着事态的发展,你这不是找死吗,所以张昭被孙策排斥得不冤枉。现在再提到二公子,这个张昭张长使大人自然是看上了这个二公子新主公了。“我觉得吧,这个二公子可看大任!”边上的左立直接点明了,他们已经没得选择了,如果什么都不做,让扬州吞并江东,那么他们非但要提心吊胆,防止刘莽清算,还要把自己已经吞下去的蛋糕重新拿出来给人家分配,可能一流的士族就能变成二流,二流的变成三流,三流的甚至可能被踢出士族的行列之中。还有这帮士族哪一个和那蜀王刘莽没有仇怨啊,出征临淮,皖城之乱,这些都有江东士族的身影。所以一个个绝对不敢让江东入了扬州的怀抱,本来张昭不挑明,这帮人精也不会去明说的,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再不言语下去的话,一旦生米变成熟饭了。你就等着哭吧。“你们一个个都这想的?”张昭眯着眼睛看着这一众士族家主。他可是要确认这些人说话是不是真的。特别是一个人。“我们都是这么想的,二公子惟贤惟德,可堪大任!”郑家家主言语到。“是啊,二公子碧眼紫发,本就是天生意象,想他当初楚霸王项羽不过如此,可王之。”郝家家主也开口了。“二公子才是我们的明主。”成家也发表意见了。“那么何家主呢,你认为呢!”张昭对着这几个大家主的表示还是不满意。他转头看向了那边一个叫做何晨的人,此人是江东何家的家主,在江东之中也有数代了,他和一家人可是很熟啊,那就是我们的周瑜周大都督,这个何家就是因为和周家比较熟悉,所以走得比较近导致了从一个江东不起眼的三流小士族变成现在的江东有数的几家大士族。现在张昭需要这个何家主的态度,因为他就是周瑜安插在江东士族的一个棋子啊。以前张昭不和何家主计较那是因为他没必要为了一个何家而和周瑜翻脸作对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张昭以前是庄家,是看客。他可以随意因为不管谁输赢他张昭都是有好处的,孙策赢了。他张昭是孙策手底下的第一文官,孙权赢了,他同样,孙权也离不开他张家的支持。所以这么一个周瑜的棋子,张昭没必要去动他,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张昭从庄家从看客变成了一个赌徒,他参与了赌博,所以他就有了输赢,张昭被孙策这般打发了,去了许都,他会甘心嘛!他张家原本就不是江东的士族啊,他们张家是为了躲避战乱这才南避到了江东来的,张家在张昭这么些年的经营之下才有现在的这偌大的家业,你说张昭怎么可能愿意放弃一起听孙策的话语离开江东呢。这次的赌注,如果赢了,那么他张家继续是这个江东第一世家,甚至在孙权的帮助之下能够更加壮大,如果输了,那么张家就一切都输了。这个代价虽然大了一点,但是如果离开江东去哪许都不也一样嘛。进入了赌注,成为了赌徒他张昭就会和其他赌徒一样要把一切的导致他输失败的不好的东西全都去掉,比如说眼前的这个何家主。他现在可不在乎是不是会得罪大都督周瑜了。张昭眼光烁烁的看着何家主何晨。何晨被张昭钉得头皮发麻啊,他心中不由的苦笑,他现在还有得选了嘛,现在他已经知道得够多了,这要是再不加入,那么留给何晨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更何况,他何晨也不是真正的忠臣也不是真正的死忠份子,以前他何家一心一意的跟着大都督周瑜走,那是因为他们何家实在是太弱小了,一下子就能被人给捏死,所以必须要躲在大都督周瑜身后,让周瑜帮他遮风挡雨,他对周瑜自然是言听计从哈。周瑜让他们何家到士族圈子里面当周瑜的卧底,何晨来了,反正有周瑜的照顾所以他另可得罪其他士族,慢慢的何家这才从一个三流士族变成了现在的一流士族在江东之中有头有脸的。这人心是会变的,以前何家可以和大都督周瑜一个同甘共苦,那是因为他还没有尝到甜头,所以再哭也不算什么,可是现在他们何家已经不是当初的何家了,已经尝到了成为一流世家的那种甜头了,可以说你让现在的何家和周瑜一起再过以前的苦日子他绝对是不愿意的。如果说你周瑜和孙策还是在江东之中是江东之主,那么何晨就会和张昭虚与委蛇再去通报给周瑜,让周瑜把张昭等人来一个一锅端掉。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因为扬州竟然来了使者,这个使者还是你孙策亲自迎接,还给他牵马,这摆明了江东是要并入那扬州了,如果江东成为扬州的一个部分的话,那么周瑜别说照顾他何家了,可能周瑜自己都会自身难保,他们何家可能就会再没落下去。所以何晨是不会跟着周瑜和孙策一起的,他这个大都督周瑜的探子也反正了。“张公请放心,二公子成为江东之主,我何家拱卫驱使!鞍前马后。孙策小儿已经不再适合当这个吴候了!”何晨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叫孙策为小儿。这已经算是大逆不道了。就算这帮想要迎二公子孙权为主公的都不敢这般的放肆。“恩!”张昭点了点头。这个何晨看样子也算是识时务。张昭也不想杀了何晨,杀了何晨把何家给逼迫到对面去就不好了。“不过长使大人,这个迎二公子成为这个江东之主,我们怎么才能把二公子揪出来呢!”边上的左立疑惑道,这个二公子孙权可是在孙策的人手中啊,要什么样才能不惊动孙策呢,要是把孙策惹毛了,直接斩杀了孙权。那么他们还搞个屁啊。“这个就要看我们的何晨何大人的了!”说着张昭便笑着看着边上的何晨。何晨前面说了,和周瑜的关系不错,所以在这个建邺之中好多个肥缺官职都是在何家的子弟手中的其中一个就有看管这个二公子孙权的地方。“何某必然竭尽所能,让二公子顺利出域!”何晨自然不敢推辞赶忙说道。“如此甚好,事不宜迟,何家主你赶紧行动吧。”张昭对着何晨言语到。‘是!“何晨点了点头离开了。张昭看着何晨离开的背影这才转过了目光。“长使大人,这个何晨他靠谱嘛?”郝流问着边上的张昭“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这般放她走?要是此人?”郝流有点迟疑,因为这个何晨是周瑜的棋子大家都知道,你把这么一个隐患给放走了,会不会他回去之后就立刻找到周瑜最后大家全都被周瑜给一锅端了呢。“呵呵。这个何晨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该怎么做他还是清楚知道的。”张昭笑着对着边上的郝流说道。“可是!”郝流还想争辩什么。“没什么可是的。放心吧,郝兄,张公既然能够如此之作,说明张公必然已经胸有成竹了。”左立阻止了郝流的争辩“我说得对把,张公。”“呵呵,左公抬举某了,若说胸有成竹谁能比得过左兄呢。”张昭还真的小看了这个左立老顽固呢,以前觉得是老糊涂,现在看来确实世事洞明啊。“不知道张公可有要务交给我们呢!”左立就像是张昭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问着张昭。“这个自然是有!”张昭点了点头“郑兄,郝兄,你们这些年府邸之中养得那些个山越还健壮否。”“山越!”如果是平日张昭这般问,这个郝流和郑爽就要翻脸了,因为山越代表的就是暴乱,这不是说以前山越的暴乱有很大的原因是他们郝家和郑家玩出来的嘛。山越每肆虐一回,这个郝流和郑爽都能够大赚一笔。后来扬州出了那个什么狗屁三成赋税,让孙策一股脑打包把山越一族基本上都送到扬州去了,这让他郝流和郑爽断了财路。不过那些个穷凶极恶的山越人郝家和郑家还是养着他们的,其一可以作为死士打手,其二他们也怕暴露出去啊,却没想到这个隐蔽的事情早就被我们的张长使大人看在了眼中。“这个,这个,自然是在的!”郑爽还想遮掩一番,可是郝流却是直接就说了出来了“张公,这些个山越有三千余,甲胃却只有一千五百不足。”“盔甲的事情好办!”张昭笑了笑“建邺城中的府库之中还有五千副重甲,你们可以去一并取来。”这些个重甲是江东本来打算组建出一种重甲部队来的,毕竟江东以后还准备进攻中原的,要是你都是一帮轻装步兵怎么和人家打呢。却没想到自从庐江被刘莽大军占领了之后,这些个重甲却一只没有机会拿出来用,因为水战这些个重甲根本就是累赘。却没想到现在要便宜这些个山越人了。“会稽辅兵有五千!”左立也开口了,左立这个太守当得可是不错啊,手底下竟然有五千兵马。“噢?左太守的这些个辅兵怎么样?”张昭也没想到这个左立竟然一下子有五千兵马。“呵呵他们曾经都姓严。”左立对着张昭言语到,这次拿出兵马那都是谁出得力大,自然最后论功行赏也高,都想在二公子这个新主子面子好好的标示一番。“严?”边上的几家也是语塞了,严家是谁这帮人精会不知道嘛!那不就是当初的江东半个主人严白虎老兄嘛,这姓严的兵马那就是严白虎的余孽啊,好嘛,原来大家都互相不知道底细,现在一下子全都出来了,有山越土匪,还有严白虎的余孽。“这些个辅兵的兵甲也可以来建邺取。”张昭也是有钱八千兵马全部的盔甲一下子直接就包了。“如此就却之不恭了。”左立终于露出了笑脸,这一笑牵扯到了伤口不由得又哭了起来。……飄天文學,ps:第二更!还有还有!求打赏!...<ce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