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强奸在线播放_安庆门户网
English
MENU
当前位置: 首页» 暴力强奸在线播放 » 要  闻

暴力强奸在线播放

【字体:
</d></r></ble></d></r></ble>老祖燕星寒语态严厉:“你搞清楚唐焱的背景了吗?这么多强者混进三生城,你竟然一无所知,王府的情报系统难道就是个摆设?他们堂而皇之跨过重天,你竟然没有得到半点消息,这又意味着什么?”靖王府城府深厚,被一语点透,脸色也顿然闪过阴沉——是皇室在暗*作,有意促成这次混乱。“五年前,大衍山脉最强宗派琅琊洞天无故消失,引发大衍多年混乱,此事我有所耳闻,可除了琅琊洞天的神秘洞主,大衍何时多了位新的半圣?欲花宫也是大衍曾经的十强宗派之一,其大宫主当年不过是个三阶武尊,如今怎么成了半圣境?你的情报系统是无法渗进大衍山脉,还是真没留心过那片帝国的隐患之地?”燕雨寒接连的发问,不怒而威,字字诛心,靖王爷的脸色也一再的难看。在这关键且微妙的时刻,恩王在双尊守护下跨进汪洋领域,爽朗的笑声打破僵局:“当年皇城一别,已近两年,侄儿特来拜会叔父。”恩王对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大衍一方做足了声势,靖王府已经乱了阵脚,接下来该是老元帅他们出面了。可一旦老元帅插手,今天的局面等同于定型,自己再出现便没有什么作用,只能沦为陪衬,也就是失去了自己千里迢迢敢来作势的意义。所以……他选择在靖王府迟疑、老元帅出手之前,带领尊者跨入领域,以彰显自己的气度和胆魄。靖王爷心里暗恨,直欲把恩王轰出去,但理智就像是块巨石压在心口,难以释放发作,勉强做出还算礼貌的回应:“今天王府有些琐事,怠慢了恩王,还望见谅。”“叔父客气,既然这样,侄儿改天再来拜访。”恩王俊朗温和,举止颇具新王风范:“侄儿有位朋友在王府做客,希望能结伴离开,不知道叔父可愿放行?”恩王越是客套,越是言语巧妙,落在靖王爷身上越是尖酸刺耳。此刻全城关注,也是全城戒备,百万臣民有的遥遥眺望,有的紧张担忧,有的已经准备着避难。他们看到恩王的态度,但看不到结局究竟会是怎样。靖王爷闭上了眼睛,深深吸气,缓缓呼出,一点点调整着繁乱的心情。全场的焦点已经聚焦在自己身上,满城民都在远处关注着。可目前局势已经挣脱自己的控制,唐焱一方展示出了足以抗衡王府和天魔联合的能力,恩王的出面只是前奏,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势力出现。自己绝不能暴躁,不然会沦为王城笑柄,沦为帝国内部的谈资;自己绝不能乱了分寸,否则局势会越发失控,靖王府的颜面会一损再损。“自己做决定吧,我还是会站在你的身边。”燕星寒低声提醒着靖王爷,终究还是没有放弃他。皇室培养个靖王爷不容易,不足百年时间便能抗衡镇国将军府便说明了靖王的能力。看皇室现在的意思是厌倦了靖王过于狂傲的姿态,转而培养恩王府,但是在靖王府没落到恩王府崛起期间,势必会形成个长久的空白期,短则五年,长则五十年。在这个阶段内,朝堂内外何人抗衡镇国将军府?是其余两位将军府?还是其余的徽王府和滇王府?恐怕都难以做到。燕星寒作为帝国老祖,目的就是坐镇一方,威胁皇城之外和朝堂之下的权势平衡,绝不能让一方独大,威胁皇室统治权。毕竟这些将军府和王府跟圣地宗院不同,他们牵扯的都是帝国的政局走势,最能影响帝国安定昌盛。靖王爷还是闭着眼睛,看似沉静的考虑,袖里双手却死死攥紧,指尖刺破皮肉,鲜血无声的滴淌。放?杀之仇就这么放任不顾,毁城之辱就这么无动于衷?靖王府的颜面又该放到何处?可若是不放,必会是场恶战,损失会更大、闹剧会更大、得到的羞辱会更大。燕星寒没有再干涉靖王的决定,转而离开了汪洋石林领域。“他要去哪?”天魔圣地的尊者们脸色一变,正值胶着对峙局面,这时候怎么能离开?天魔老祖回望远处,脸色非常难看。“他怎么离开了?”赵沫等人也是奇怪。“今天恐怕是打不起来了,但我们需要继续维持阵型,必须把声势做足,做到最足。”纳兰徒提醒着众人。恩王爷保持着微笑清朗的姿态,没有继续强迫靖王爷,置身领域深处感受着它的威能,观察着远处的唐焱朋友们,目光灼灼生辉,难掩一分出人意料的惊叹神色。燕雨寒离开靖王府,出现在内城一处无人的庭院。没过多久,两道身影自远处闪掠而至。一个年迈不失健壮,虎目生光,气势雄浑,一个身裹长纱,白衣翩跹,犹若仙。分别是帝国老元帅和瑶池当代圣女,受到燕星寒的牵引而来此会面。“我们放走唐焱,你们立刻三生城,此事就此揭过。”燕星寒开门见山,做出协议式的约定。靖王府已经够混乱,靖王已经感受到屈辱,若是两位半圣接连现身,场面将成为一边倒的压迫。到时候就不再是请走唐焱了,而是强行施压而带走唐焱。靖王府将会颜面扫地,再难重塑雄威,靖王的心性也会受到非常强烈的影响。所以他独自离开王府,来到远离战场的隐秘地点约见两位半圣,制止他们再进战场,劝说他们尽快离开。“放走唐焱,绝不追究当年责任,撤销杀手工会通缉令,绝不再采取任何仇视措施,靖王府不得事后算账干扰大衍山脉的生存局面。”瑶池圣女做出回应,直接就是四条要求。老元帅回望远处澎湃的战场能量波动,却没有做出回应。他是期望着能进去闹一场,把靖王府彻底打压到底。燕星寒道:“靖王府不能倒,你清楚里面的道理。”老元帅鼻息冷哼:“靖王狂傲骄纵,不仅四处勾结宗院圣地,还插手地方军务,已经远远超出藩王的权力范围。你继续放纵下去,就是养虎遗患。如今恩王初立,谦让温和,何不放弃靖王,转而辅助恩王?”“靖王是虎,或有狂傲,但更易掌控。恩王为鳄,隐忍蛰伏,一旦做大,将成帝国第二个镇国将军府。”燕星寒毫不客气的一句话顶回去。燕征程目光微微泛冷,重重哼了声:“将军府只负责军务,从未影响朝政,历任将军从来都是重君爱国,拥护皇室。”“你做的事情你自己最清楚,今天不谈其他,就事论事,你走还是不走。”“保证靖王府不再追究唐焱当年责任,保证天魔圣地不再干涉地方军务,保证靖王不再干涉边境集团军的将领任免,尤其不能干涉恶火集团军新一代高层将领的任命。满足四条,你做保证,我立刻离开。”“你们立刻离开三生古城,我们在一炷香时间内释放唐焱。但镇国将军府绝不能再拿此事做噱头挑衅靖王府,更不能在公开场合进行宣扬侮辱。此次教训足够靖王闭门思过,凡事做的太过反而会适得其反。”燕星寒刻意提醒镇国将军府,以免事情闹得人人皆知。他是担心靖王爷受不住此次打击而影响心性,毕竟……靖王太强势太骄傲了,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妥协,也容易走上极端。“你们能做到,我也能做到。”燕征程纵身离开庭院。圣女扔给燕星寒一道玉牌:“任家老祖传令,若唐焱死在靖王府,任家三老将扛着棺材荡平三生古城。”“任家老祖?”燕星寒脸色微变,啪的声接住玉牌。“我在半路上遇到任家的信使,这是他们老祖亲自淬出的令牌。你应该庆幸我在路上遇到了他们,不然他们一旦进城,今天的场面谁都无法掌控。任家行事虽然低调,但一旦触及他们底线,做事手段向来残忍。先是黑石之脊的任天藏,再是此次事件的老祖令牌,你已经能清楚唐焱在任家族人心里的地位。还有如今的大衍山脉都不像你想象的简单。你闭关太久了,很少关注外面的事情,我奉劝你有空回趟皇宫,有些秘密最好深入了解,便于你掌控朝堂之外的稳定,也便于你掌控靖王。”燕星寒握住令牌,细细的探查,眉头一点点的皱紧。“奉劝靖王,不要再招惹唐焱。否则任家不出手,瑶池圣地出手,瑶池不出手,大衍山脉出手。还有,你活了几千年了,仔细想想唐焱为什么能平安无事的离开万古兽山,当初进入兽山的人又为何接连安然无恙的回来,而不是像常人预料的那样葬身兽腹。”圣女留下句意味深长又饱含警告的话,离开了三生城。<cen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