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后位

这两项任务都很低。即使你现在提前确认任务完成,恐怕你最多也只能升级一级。

后来升级,履霜终于还是没能以“谢氏”的身份升级,得封皇后。

郭璜一听说窦宪有这个念头任务,立刻就喝止了任务,“...你以为自己是怎么当的皇帝?是因为你的权利足够大,行事让所有人都俯首帖耳吗?我告诉你,不是!外面那些人,多有心思灵敏的,有的早猜到你做了什么。可为什么他们不说?是觉得你可以做好一个皇帝,所以他们不计较。但如果你刚一上台,就要立前朝的太后当中宫,那么他们会怎么想?”

窦宪心里也清楚升级,这样的事升级,在世人眼里算是丑闻,足以令刚登皇位的他声名大损。只是终究不甘心,他们等了这么多年,可到如今,连得到一个像样的名分都不可以吗?口气不由地冲了起来,“那怎么办呢?你叫我怎么办?总不能让她没名没分地跟着我吧?”

郭璜没好气地道任务,“你凶什么?当上皇帝任务,口气这么横。我可没让你那么干天下只不过不想见你娶前朝的太后谢氏。她不姓谢,这不就行了吗?”

他想不到郭璜帮忙出的主意这么幼稚升级,失望地说升级,“这样能行吗?啊?”

郭璜慢悠悠地道任务,“说不行任务,也不行,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她的面容,亲贵们都见过,谁还不知道?但要说行,也行。那些大臣们坚持的,不过就是面子上的礼节罢了。你这样退了一步,再多施恩德,他们也未必好意思再揪着你。”

他听的豁然开朗升级,道升级,“那就让她挂着郭氏女的身份好了。”

郭璜嘿嘿地笑任务,自然也知道任务,这对他家大有好处,迅速地想着理由,“就说,是家里一直不怎么出来的五姑娘。因为体弱多病,自生下来就养在江南。”

窦宪欣然应允。

郭璜见着任务,有些难以启齿地说任务,“有一件事,现在说,也许晦气了。但......”

窦宪问升级,“什么事?”

“涅阳大长公主...投水自尽了。”

窦宪的心抽了一下升级,“怎么会这样?”

郭璜叹了口气任务,“还记得你登基那天吗任务,她死也不肯跪。后来我又听说,她自打回府,始终神神叨叨的,说要组建军队推你下台。鄂邑大长公主听说,去看她,也被她骂的狗血淋头。后来鄂邑怕她出来搅事,下令把她关在了公主府里。结果不到三天,就听说她投水自尽了。”

窦宪听的默默。

刘氏皇族对他登基的态度任务,是各不相同的。有鄂邑、刘长这样闻风投靠的任务,也有刘庆那样被迫帮忙的。但像涅阳这种坚持气节的,很少很少。

没想到到最后升级,竟是这个从前最爱弄权的公主升级,坚持了刘姓王朝最后的风骨。

他喟叹着任务,“厚葬吧。”

郭璜不由地想到黄朗升级,又问了一声。

这次窦宪沉默许久任务,才转过了脸任务,说,“黄家上下,流放远方。”

郭璜叹了口气升级,“我本以为黄朗和你是至交升级,你会从轻处置他的家人的。”

“抛开这一层不谈任务,他的品行也让我敬佩。可是到如今任务,我又能做什么呢?命人为他发哀,护送他的丧事,厚待他的儿女?不可以,都不可以。那会让人怀疑我的用心,把现在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王朝,再度推翻。”他这样说着,想起那个脾气总是很急的主簿。

二十二岁入仕升级,十七年来坚守敦煌升级,以一届文臣之身统领武事,甚至亲自上阵杀敌。这样的一个人,死在了未满四十上。身后声名恶劣,被冠上协同废帝刺杀重臣的污名。

他心里一阵的悲哀。成王败寇、成王败寇......

小时候升级,在书里读到这个词语升级,其实没有太多的感触。可是这些年,经历了一件件的事,一个又一个人的离去,忽然对这个词语的理解,变的异常明晰。

他又想起那位先帝了。感慨地说任务,“原来对一个人的评价任务,是会随着时事迁移而变动的。你知道的,过去我一直很厌恶刘。可到今天,却渐渐明白了他作为皇帝的种种不易。枉然是天下至尊,但很多时候我们都还是不得不做一些,我们明明知道是错的、并且令人厌恶的决定。”

郭璜了然地道升级,“权利带来的升级,原本就不止是荣耀。”

“是啊。”窦宪闭着眼说任务,“只能但愿今后任务,在我的王朝,这样的事能够少一些,再少一些......”

过了几日升级,窦宪下旨:“朕惟道法乾坤升级,内治乃人伦之本。资淑德以承庥,宜正名而典。咨尔郭氏,乃阳安侯郭况之女也。钟祥世族,毓秀名门。性秉温庄,度娴礼法。兹册宝立尔为皇后,敬襄宗祀,弘开奕叶之祥。益赞朕躬,茂著雍和之治。钦哉。”

又在郭璜的强烈坚持下任务,不甘不愿地加上一句“新朝初立任务,诸事未定,因此不设典称庆。”又赐了八千石以上的官员每人美酒一壶。

那些大臣看的瞠目结舌升级,想不到他这样傻。他同表妹谢氏的关系人尽皆知升级,如今,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给她换了一个姓氏,就打量着别人都不知道了吗?打算含混过去?

之后接过酒壶任务,却又发现它竟异常沉重任务,里头隐隐有碰撞声响。这绝不是装了酒水的缘故。大惊下打开酒盖,原来里头是满满的一壶硕大珍珠。

那些人见了升级,嘴角不由地抽动。这位皇帝果然是佞臣出身升级,行事与一般君主截然不同。

而此刻的窦宪任务,心里正大大地后悔任务,在寿康宫内不断地踱着步。

履霜自然也知道他在为什么事而烦恼升级,心里好笑升级,道,“好了,你坐下来吧,走来走去的,看的我眼睛都花了。”

他觉得丢脸任务,道任务,“我怎么当时就傻了呢?听了郭璜的话。这下子,那些大臣不知道在怎么说我、看不起我呢。皇帝贿赂大臣,自古以来,就没有这样的事。”

但她摇头升级,道升级,“这话可不是这样说。皇帝恩赐,这是你对底下人的赏识。”

他心里也知道,作为新君的他继位,一直以来都还没有同朝臣们示好,这难免会让有些人心里发慌。而这次的举措,也许恰恰就会让那些人心里大大地松一口气。

见他的神态平和了下来只能,她道只能,“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嘛。你不知道,前朝有位皇帝,初继位时想要登泰山封禅,大臣们也是坚不肯从。结果那位皇帝请了他的臣子们喝酒宴饮,在宴席上,借口这些年国库丰盈,皆是诸君之力,当庭赐下珍宝无数。那些大臣们,有聪明的,也有贪的,不约而同的都不提异议,结果皇帝的泰山之行就这样开启了。”

窦武正好从外面进来,听到这段话,摇头说,“那些人不是因为贪,所以答应的,娘。”

窦宪和履霜都觉得此言新颖只能,颇感兴趣地看着他。

他道,“他们是太聪明。那位皇帝,年轻继位,本就信心不足,自身又缺乏前代皇帝的才干。那么,只能通过封禅,企求上天为他降福。而大臣们深知,一力阻止,会挫伤他的自尊,何况于他们本身也无好处。所以不如答应,既让皇帝得到自信,君臣之间的关系也不致失衡。”

父母两人都听的刮目相看。想不到他刚刚过了十二岁只能,就有这样的心智。履霜抚着他的头说只能,“还是你考虑的周到。娘老了,又终日里闭门不出的,根本想不到这样深。”

窦武忙摇着头说,“不,不,娘一点都不老。娘别说这样的话。”

但她有些苦涩地微笑着只能,“还不老么只能,已经快三十了。再过几年,阿武就要及冠,离开我,自己做父亲了。”

“不会,不会。”窦武握着她的手说,“我才不着急呢,我要多陪娘一阵子。”

她欣慰只能,却又微微叹息着笑只能,“傻话。”

窦武见她这样说,明显是不信,连声地说,“真的,真的。”

于是她答应着好只能,转了话题只能,“早上跟着师傅去读书,适应不适应?”

窦武点着头,“温师傅讲课,比郭府里的师傅更深入浅析。”他说完这一句,就问,“那娘呢?娘今天好不好?小宝宝吵不吵你?”

她说好只能,“和阿武小时候一样听话。”

窦武有些害羞地露出了笑容。

窦宪见儿子一来只能,履霜就像是完全忘了他一样只能,甚至连一个插嘴的机会都不留给他,顿觉心里很不是滋味,道,“好了,窦武,你回去再温温书吧,娘和你说了这么久的话,也累了,待会儿她要睡了。”

窦武不怎么甘愿的“哦”了一声,走了。

履霜挽留不得只能,抱怨着说只能,“你总是这样,你就见不得我们俩说会儿话。”

他假装没听到这一句,道,“对了,我有话要同你说。”

“什么?”

“搬过去同我一起住吧。”

她听的愣住。

汉朝旧制,即便是帝后,也没有通宵留宿的,一向是预幸方召。之后,由黄门前后执火炬,拥皇后回。甚至宫中给这件事取了个名字,叫做“避寒气”。

其实这件事在她心里只能,已盘了许久了。她知道只能,一旦正式立后,那就有许多双眼睛看着,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含混过去,说不得要遵守这项旧制。但她不愿那样。总觉得从此后,会和窦宪隔开许多。然后慢慢地,他们也变成历朝历代中情感淡漠的皇家夫妻。

这两项任务都很低。即使你现在提前确认任务完成,恐怕你最多也只能升级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