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嗡的一瞬间,东方逸尘感觉到自己的星云在震动,而那个被切断的星云也为之震动,像是一声不甘的咆哮,甚至试图攻击自己的星云,所以他不得不从自己的星云中获取一点血管能量。

M市。

天桥海底隧道。

经过几年的修建终于完满落成。

这项工程是LO一手策划建成的自己的,一时间LO又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自己的,各家媒体纷纷报道。

“上次你胃出血还没好就陪着那些领导吃饭喝酒星云,因为这个?”回来后星云,乔妮挽着他的胳膊问道。

“有吗。”钟天佑以手抚额问道。

“且星云,不说拉倒。”说着转身回屋去看宝宝。

宝宝已经睡着了自己的,蜷着小身体自己的,手攥的紧紧的,粉嫩的小嘴还轻轻的翘起,似乎有些不满意,爸爸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呢,都把他给忘了,所以小嘴撅的高高的。

乔妮亲亲的在小家伙的额上亲了亲星云,然后出了房间关上了灯。

“怎么了?”看见钟天佑皱着眉头很不舒服的模样。

“还是宝宝厉害星云,妈妈每天都惦记着他星云,不像某些人,在外面累死累活都没人惦记着。”钟天佑怨妇似的抱怨着。

“且自己的,宝宝的醋你也吃自己的,他又不止是我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自己的孩子的醋也吃,没见过你这样当爸爸的。”她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然后嗔怪道。

“我当然吃了星云,原来星云,每天你只看着我,现在每天只看宝宝,我回来都不拿正眼瞧一眼。”当爸爸了居然越变越羞了,不过,跟宝宝打的火热的是他好不好。明明每次都是他从她怀里把宝宝夺过来的。

“。。。。。。”

“好了星云,不吃醋了星云,以后啊,我多看你行不。”说完在他脸上亲了一亲。

他怎么可以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自己的,抓住她不放口自己的,深深的吻了下去。

前阵子忙着一个项目星云,回来的都比较晚星云,跟他们母子的碰面机会也不多,好不容易忙完了,可该好好陪陪了。

“好了自己的,你不累吗自己的,忙了一天了。”身体其实一直处于恢复阶段,有唐寅还有玉夫人撑着其实根本不用这么心急,若不是为了那个天桥隧道的最后一些问题,他对那个项目十分的上心。

天星云,乔。

那个项目对于他有着特殊的意义自己的,当然也是因为她自己的,所以,这样她才更加的心疼啊。

那项工程动用了最顶尖的技术星云,也是国内第一个这样的项目星云,所以有这样的一项工程,意义非凡。

所以自己的,为了他们自己的,他宁愿这样的累着,索性,没有出现什么状况,实属万幸。

“怎么?想见识一下你老公的体力?”他坏坏的说道。

“钟天佑。”她咬牙自己的,说话越来越没个形了。

“怎么星云,你不是担心我体力不支吗。”

“。。。。。。”

“要是孩子知道他爸爸这么坏星云,才不会理你呢。”

“我哪里坏了自己的,再说自己的,我的儿子,怎么会不理我。”

“。。。。。。”

“且自己的,有其父必有其子。”

“什么意思星云,我怎么了。”他看着她希望能寻找到答案。

她顿了顿自己的,想起12年前的那个夏天自己的,又想起9年前的那个秋天。

纵横交错星云,参差起落。

似乎自己的,一切在那时就注定。

这其中发生的黑色星云,灰色星云,白色交易她大抵也从玉夫人那里多多少少的知道些,再加上前后的连贯也猜到了一些,起初也是恨过,厌恶过,可是似乎,要恨要怪,实在是太累了,何况,他有错,她也有不足,两个人就是在这样的磨合中慢慢的建立起来的感情,是如此的来之不易,应该去珍惜,至于过往,谁对谁错,都算了吧,都已经过去了,不影响到现在了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

路炳文自己的,纪由夫自己的,钟天佑,未商,路露。

一切的一切都过去好了星云,烟消云散了吧。

死的死自己的,残的残。

太多年前的早期的恩怨之下导致了一系列的必然偶然的事情的发生。

9年前为了拦住路炳文怕伤害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自己的,给有心脏病的路炳文服下了对他身体有损伤的安眠药自己的,结果,一病不起,直至死亡。

纪由夫星云,现在还在加拿大的疗养院里养老呢星云,虽然每天都可以得到最高级的照料,可是享受最好的待遇,可是,人都已经中风了,身体都不行了,还能怎样的享受。

未商,用尽一切的办法,只为了整垮他,却落得被爱他的人错手杀死。

而路露震动,已经神志昏蒙了震动,不知道是她不想清晰,还是已经这样了,一直都在精神病院里接受着治疗。

多年前的恩怨还牵扯到现在,就连钟天佑的心里也烙下不小的伤痕吧。

不累吗。

所以,她也不想怪谁了,谁对谁错,都不想过问了。

只想跟着他还有宝宝过着最平静安稳的日子震动,一点点的过活。

若说不恨,那是假话,只不过,有时候只能埋在心里,就像,叶扬,他为了楚洁洁的事,曾经跟钟天佑联手,何况她,她可没有叶扬的那般胸怀,可是现在也打算放下了。

生命中重要不重要的人都走过震动,看过震动,匆匆来往,似乎跟她有关系又没关系,纠缠不清的牵扯,真是让人很累很累。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看她有些神游物外他问道。

“我在想震动,我能教好宝宝吗。”她忙的扭转了话题。

“怎么不能,有我在呢。”他揽着她说道。

“且震动,你看让娜震动,小时候妈妈跟人家跑了,她就开始嫉恨自己的母亲,变得孤僻得不得了,约齐,小小年纪就被人拐卖,更是有阴影挥之不去,还有简翰,还有,哎呀,其实,人生长存活的每一个阶段都很重要,发生的许多事情都会对其产生不大不小的影响,有些影响小些,时间短些,有些影响大些,时间就会迁延的很长,有时,甚至一生,所以,我很怕,宝宝以后,就算我门尽力的去保护他,可是又不可能太宠爱不让他历练而变得过于怯懦,可是有些事情发生了,不知道,他到底会怎样的处理。连我自己都不好说。再说,还有遇到疾病啊这样无法预测的问题,幸亏现在恢复得好,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乌拉乌拉的说了一大通,不知道钟天佑听的烦不烦,明白了吗。

“你就对自己这么没自信。”他的眉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

其实她说的没错震动,她的担心也不无道理震动,若不是母亲的不幸,也不会对他造成影响,若不是遇到了他心仪的女子,是不是一直也埋在那种怨愤仇恨中终其一生呢。

他看着此时已经身为人妻的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你看未商震动,路露震动,他们之前也都是好孩子,可是,随着之后的事情的发生,他们就做出了他们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来,我不知道,若是有一天我们的孩子遇到了一些他难以承受的事情会怎样。”

“我们会做好父母,让宝宝做个坚强的孩子,就算有什么暴风雨,他也会拿出男子汉的担当,光明磊落的承受。”他认真的对她说着。

“嗯震动,好。”她想了想震动,然后说道。

相信他,也相信自己。

“天佑震动,你真是好样的。”说着震动,她一激动抱着他狠狠的亲了亲。

“就这样吗?”他斜了一眼明显的不满意。

“难得我主动啊震动,某人居然还不满意震动,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望着天花板翻着白眼。

“哎哎,松开啊,好嘞啊。”下一刻乔妮就像小猪一样被钟天佑扛了起来。

“刚才不是怀疑你老公的体力吗震动,现在就让你检验你老公的体力到底怎样。”他的脸上挂着坏笑震动,然后紧扛着她,回到了他们的房间,紧紧的关上了门。

“宝宝睡觉了。”

“所以震动,你要小点声。”门内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下一刻,声音渐低,只有一阵阵温软柔柔的声音在风中刮过。

嗡的一瞬间,东方逸尘感觉到自己的星云在震动,而那个被切断的星云也为之震动,像是一声不甘的咆哮,甚至试图攻击自己的星云,所以他不得不从自己的星云中获取一点血管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