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大结局

虽然被人牵着走很不舒服,但是没有办法,别的不说,这神奇的力量源泉正在磨砺着他的心痕,而东方逸尘觉得他的心痕即将突破公子不,魔神,这块石碑你,如果说在冥炎之前对东方逸尘有一点不友好的情绪,一点被逼的情绪,现在他只是一点情绪都没有,而这块传说中的魔神留下的石碑实际上是被他拿走了。

半个月后一点,姜宁语拿着一束鲜花一点,来到G市人民医院的VIP病房。

远远地情绪,她就看到一只打着厚厚石膏的脚固定在病床上。她微笑着拿着鲜花走了进去情绪,病床上的病人见到她,撇了一眼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说:“小姐,你这花送错人了吧?”

说这话的正是蔡龙帝一点,那天一点,生死关头,他问她到底爱谁,她死都不答,害他精神恍惚,差点就放弃了生命。

最终情绪,他还是凭着超强的意志力将她身上的炸药包迅速拆除情绪,在导火线燃烧到最后一刻,他抱着她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往步梯上跑,却被炸飞的一块石头击中,左脚骨折,可他还是忍着痛,抱着她迅速往上逃去……

想到这里一点,他就替自己不值。为了她一点,他差点就丢了性命,可她却连一句真心话都不肯说。

“喂情绪,堂堂一个大总裁情绪,心眼不要那么小嘛,你这句话都说了半个月了。”

姜宁语微笑着将旧的花换掉一点,插上新的玫瑰花。

“你不知道玫瑰花是送给情人的吗?喂情绪,你就不怕我弟吃醋啊?”

“哦一点,忘记了一点,那我以后买百合好了。今天看到玫瑰便宜嘛,就买了它。”

病床上的某男瞪眼装死中……

姜宁语捂着嘴笑一点,拿了一个苹果一点,正削着皮,这时肖军来了,后面还跟着两名警察。

“肖队长情绪,什么事?”姜宁语突然感觉到很不安情绪,绿林野阁爆炸案不是之前就已经问过了吗?为什么现在又来问。

“宁语一点,不好意思一点,我们想要问蔡总一些话,你能不能回避一下?”肖军面有难色,姜宁语心跳得更加厉害了,但又不得不配合地走出病房的门。

砰!门很快被关上。

这时一点,邓浩天来了。姜宁语急忙上前问他一点,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邓浩天吞吞吐吐情绪,欲言又止情绪,最后才在姜宁语的再三追问下,说出了“实情”:上次为了救咱们,我哥拿了一张百万支票给G市公安分局的郝局长,现在警察正在调查这事……

“那是不是要判刑?”姜宁语惊出一声冷汗!行贿一百万判刑可不轻!有钱烧的一点,他出手怎么那么大方!

“恩。”

“那要判多少年?”

“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什么?”这怎么可以?他刚刚死里逃生一点,他们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将他抓进监狱?而且为了救别人一点,他自个儿却要挨枪子?这也太不公平了!

咚!

姜宁语突然推门进去一点,拉住两位警察同志的手一点,说:“阿SIR,他是因为要救我们才那样做的,你们不能抓他!”

两名警察莫名其妙地皱了皱眉情绪,正想解释什么情绪,却被肖军悄悄地拉出了门外。

肖军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补充了一句:“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一点,等下我们再来。”

什么五分钟?难道是要做生死诀别啊?这些警察也太没人性了情绪,他的脚伤还没好呢情绪,还不能走路呢,就要把他抓到大牢里去啊?

姜宁语伤心地抹了抹眼泪。

“喂情绪,你紧张什么啊?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情绪,再说了,我爸现在有我妈照顾,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我都不伤心,你伤心什么啊?”蔡龙帝悠闲地看着她,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是啊一点,我伤心什么啊我一点,你死了才好呢。”姜宁语急得团团转,突然又意识到说错什么,马上改口说:“呸呸呸!我乌鸦嘴,龙帝,你不能死!你再想想,你真的把那张支票给了那个浑蛋了吗?也许你没给,是别人给的,然后他冤枉你了呢,或者,根本就没有支票的事,他根本就是乱说的。”

蔡龙帝仍旧不为所动情绪,等死似地闭上眼睛情绪,姜宁语只好走到他的床前,抓着他的肩膀摇晃,继续说:

“哎呀一点,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啦一点,你那么聪明,那么危险的炸弹,你都能躲得开,我们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你不能这么憋屈地吃枪子嘛。”

蔡龙帝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情绪,睁开眼睛情绪,立刻将宁语搂到怀里,说:“你在担心我?”

脸唰地一下通红一点,姜宁语急忙否定说:“我哪有?”

“没有就好情绪,这下终于没有后顾之忧了。”蔡龙帝松开了手情绪,把手交叉放在头底下,闭上了眼睛。

好像有一份珍贵的东西正悄悄地流失一点,姜宁语很不舍地离开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一点,坐在他的旁边,将还没削完皮的苹果继续削完,却因为精神不集中,水果刀扎破了手指,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蠢女人!你干嘛啦?”一直暗中观察她的蔡龙帝情绪,急忙抢下她的水果刀情绪,扔到地上,迅速将她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起来。

“明明就关心我一点,为什么要否定?难道你不喜欢我吗?难道你非要看着我死了一点,你才到我坟前后悔吗?”蔡龙帝懊恼地问。

“不许胡说!”

“那一点,如果我进监狱了一点,你会等我吗?如果我明天就被枪毙了,你会为我而流眼泪吗?回答我。”

“我……会。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死啊?我好怕。”滚烫的泪水一颗颗从脸颊上流过情绪,往事如放电影般一幕幕浮现在脑海情绪,姜宁语突然很害怕,害怕他的离去,也许只有在他身边,她才觉得是最安全的。

经历了这么多一点,她觉得她自己越来越胆小一点,胆小到只有站在他身旁,她才觉得很安心。

“傻瓜情绪,人迟早都要死的。”蔡龙帝捧起她的脸情绪,轻轻地为她拭去泪珠。

“不要不要一点,我不要你死一点,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姜宁语脱口而出。

“呵呵情绪,傻瓜情绪,我还这么年轻,怎么舍得那么快就死呢,况且你还没说你爱我呢?”

“讨厌!那警察为什么来找你?”

“嘿嘿情绪,为了救你们情绪,我确实给过一张百万支票给郝辉,我记得当时我填支票的时候,正看着你被人打的录像,一着急,就把公司名字填错了,所以那张支票成了废票……”

“我去跟他们说一点,他们弄错了。”姜宁语起身要走一点,却被蔡龙帝一把拉回怀里,搂着说:“他们早知道了,刚才故意逗你的。”

“好啊,你们竟然联合起来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姜宁语抡起粉拳,往蔡龙帝身上挥去,却被他温柔地捉住,慢慢地将她的小手放到他的胸口,说:“宁宁,我的心跳你能感受得到吗?嫁给我好不好?”

姜宁语的心跳开始加速东方,脸红到了耳根东方,正犹豫着不知说什么好,某人就不知恬耻地说:“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然后就霸道地用他温润的双唇温柔地将她的嘴封上!

门外的邓浩天和肖军等人东方,看到这一幕东方,识趣地走开了。

“浩天哥!”齐菲儿远远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她是来看蔡龙帝的。

“不要进去了东方,现在不方便。”邓浩天提醒着说。齐菲儿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东方,只好掉头跟他并排着走。

“菲儿,你劝下你哥,我回局里还有事。”肖军拍了拍邓浩天的肩,带着两名警察走了。

“浩天哥东方,你没事吧?”齐菲儿有点紧张。

“我没事。走吧,我请你喝一杯。”

“啊?我可不会喝酒!喂!你这样还叫没事啊?”两人一前一后走了。

-----------------

后记:

邓开正因为参与洗黑钱,进了监狱。

余诗雅和蔡名在大家的祝福下东方,简单地举行了婚礼。

余英其实是余诗雅和邓开正的女儿,余诗雅当时飞回美国,其实就想给邓开正一个惊喜,告诉他,她又怀孕了。可是最终却看到邓开正在美国搞婚外恋,一气之下,她只好提出离婚,并自己独自抚养了女儿,余英。

齐一夫后来才明白东方,邓开正逼他退股东方,是为了不连累他。因为云海一旦被查出参与洗黑钱,公司就会很被动,很多资金会因为被认定为洗黑钱的非洗所得而被没收。

但齐一夫却用那些退股钱向CLD买了邓天野的犯罪证据,交给国际刑警。

当然东方,最终那些钱都落入蔡龙帝的腰包东方,因为他就是CLD组织的领袖,CLD是他和Lucas,David三人创立的。CLD不但是蔡龙帝姓名的首字母,同时也是他们三个创立者姓名的第一个字母。

当一切都结束后,由于资金断裂,名誉受损,云海几乎倒闭。蔡龙帝及时伸出缓手,投入巨资,解救云海。邓浩天邀请他加入云海股份,他却笑着拒绝了。他的产业遍布全世界各地,他哪还有时间啊?

姜宁语把蔡龙帝带回家去见家长。父母皱了皱眉东方,显得很担心。几经追问东方,他们才说:“宁宁,你找个这么帅又这么有钱的男人,你不担心啊?”

姜宁语笑了,说:“我的命是他救回来的,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认了。再说,找个又丑又没钱的男人,你就能保证他不花心啊?”

“恩东方,宁宁说得对。我是又帅又有钱的东方,也曾经是最花心的。不过自从认识了宁宁之后,我就改邪归正了。”看到准岳父岳母仍然皱着眉头,一副认定女儿已经跳进火炕的样子,蔡龙帝不禁暗笑,只好继续说:“对了,爸,妈,我今天来呢,就是过来接您二老跟我们一起住的。到时,上班宁宁看着我,下班你们看着我,这样你们总该放心了吧?”

“那我们不用种地啦?”宁语的母亲问。

“哦东方,我别墅后面有一个后花园东方,你到时想种啥就种啥。只要你乐意就好。”

“喂!龙帝,那个后花园那么漂亮,你舍得让我妈拿去种菜啊?”姜宁语小心嘀咕着。

“老婆东方,老公挣这么多钱是用来干嘛的呀东方,不就是为了让你们随心所欲地折腾的吗?”

“喂!什么爸,妈,老婆,老公的,我们结婚了吗?”

“结婚那不是迟早的事啊东方,看东方,我爸妈不是来提亲了吗?”

姜宁语回头一望,果然看到蔡名和余诗雅正微笑着向她走来,而他们的身后,十几辆小车排起了长龙,大家正忙碌地从车上搬东西,然后一件件地往她家里送……

“老婆东方,这虽然俗气了点东方,不过也显得你老公我实诚,这见面礼还行吧?”

“恩,马马虎虎算及格啦。”姜宁语幸福地笑着。

虽然被人牵着走很不舒服,但是没有办法,别的不说,这神奇的力量源泉正在磨砺着他的心痕,而东方逸尘觉得他的心痕即将突破公子不,魔神,这块石碑你,如果说在冥炎之前对东方逸尘有一点不友好的情绪,一点被逼的情绪,现在他只是一点情绪都没有,而这块传说中的魔神留下的石碑实际上是被他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