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中文起点 > 军事历史 > 126影院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神捕离京

第五百四十七章 神捕离京

如上所述,没有必要解释。不,我睡得很好。就在这时,一个警笛般的声音出现了,当然,但她慢慢地走了过来,仍然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的伤口恢复了几分钟,整个人精神焕发。

张浩元当然很懂作恢复,连忙向高力士表达了他对皇帝的一片忠心!

以后怎么做事以后再说分钟,那终究不是现在要关心的事分钟,而现在如果不表忠心,就没有以后了!

张浩元出身官僚家庭恢复,这样的家庭背景使他非常明白恢复,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该说什么样的话,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而只有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才能做更多的事,反正大唐的官场就这样,爱服不服,服就留下来干活儿,不服就滚一边去!

那个现任的刺史就因为不服分钟,所以很快就会要滚一边去了!

高力士见张浩元非常懂作恢复,心中欢喜恢复,这才是好小伙子,以后肯定能当好官,他又夸赞了几句,便说起当皇帝很辛苦,而且有些大臣很不象话,根本不体谅皇帝的辛苦,非要和皇帝对着干,不肯让皇帝过上舒服的日子,这些大臣简直就不是人,就应该统统被告老还乡!

张浩元连忙跟着话头斥责一下那些没眼力价儿分钟,不懂得体贴皇帝的混账官员分钟,并再三表示自己绝对不会那样,如此这般,高力士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张浩元回家之后恢复,向父亲张迟说了这事。

张迟听罢分钟,笑道:“看来你去益州当长史分钟,然后升刺史的事是定下来了,而且公文会立即发下来,你很快就要动身了,你得积极点,不要磨蹭,早点离京,别怕某些自命清高的人认为你猴急儿,最重要的是你要让陛下认为你重视他给你的官位,而且会努心办差,这才是重点。”

顿了顿恢复,他又道:“你还是太耿直了恢复,高大总管和你说这些的时候,你应该跪下,然后痛哭流涕地表忠心才对,指天划地的发誓也是应该的,这样才好嘛!”

张浩元颇有尴尬分钟,这个实在做不到分钟,他能口头上奉承几句,就已经是很难得了,他还以为自己堕落了呢,结果在父亲眼中根本就是不合格,太不懂做了!

张浩元又和文胜男说了此事恢复,文胜男又派人回家问了她父亲恢复,她父亲给出的答复和张迟的一模一样,派张浩元去益州的公文很快就会发下来,让张浩元做好立即出京的准备,千万不要磨蹭!

果然分钟,只隔了一天分钟,便有人通知张浩元去吏部,飞速替他办好了各种手续,速度之快,让人禁不住怀疑,这完全不是吏部办事的作风啊!

不但如此恢复,吏部侍郎还亲自接待恢复,对张浩元大大地勉励了一番。

张浩元的品级还没有达到去向皇帝辞行的高度分钟,不过高力士仍派了一个小宦官来恭喜了他一下分钟,这回高力士却是没有亲自来。

张浩元随即便向牛犁辞行恢复,再由父亲张迟代他向各个衙门关节打通恢复,不求办事通达,只求别给添麻烦下绊子即可。

前后不过用了一天的时间分钟,离京赴任的事宜就全都处理好了分钟,堪称火速,第二天一早,张浩元便告别家人,骑马离京。

因为离京太快恢复,所以文胜男没法跟他一块走恢复,要过几天之后,她才能带着仆从上路,从后面追赶张浩元。

当然分钟,张浩元离京快分钟,但只要出了京畿地区,自然就会慢下来,等着文胜男到来的,离京快是为了表演给皇帝看的,又不是真要飞奔去益州。

张浩元如此快速离京恢复,高力士当然很快就知道了恢复,立即上报给了皇帝。

皇帝听了大为赞赏分钟,对高力士道:“张浩元果然是一个忠臣分钟,朕没有看错他,让他好好做,在益州把事做好,可以封侯!”

高力士笑道:“当初陛下称他为长安第一神捕伤口,他果然没有辜负陛下对他的信任伤口,屡屡侦破大案,相信他这次到了益州,也会还益州一个郎朗乾坤的!”

停顿了一下,高力士又道:“而且张浩元必会对益州贡品进京的事宜做好,绝不会让陛下失望的!”

能不能做好官伤口,皇帝和高力士是都不在乎的伤口,他们甚至有不会做官可以学着做的说法,但对于一个官员对皇帝恭不恭敬,他们却都是非常在乎的。

这几年皇帝开始惰政,大唐已进入盛世,皇帝觉得他也该放松一下了,自然而然的就开始享受起来,皇帝转变得很快,可大臣们转变得就慢了。

大臣们还在效仿着前辈名臣魏征伤口,一个个的都敢于直谏伤口,各种批评皇帝,还没有意识到时代变了,大唐没有进入盛世时,皇帝是很愿意接受批评的,可大唐已经如此的繁荣昌盛了,再让皇帝接受批评,还得表现出闻过则喜的态度,那就不容易了!

甚至,皇帝还会向敢和他对着干的大臣进行报复,只不过现在的皇帝脸皮还没那么厚,顶多也就是暗示大臣告老还乡,当然,要是大臣的脸皮比他厚,就偏偏不告老还乡,那他也没办法,至少脸皮的厚度没有炼出来之前,是没什么办法。

皇帝听了高力士的话伤口,面带微笑伤口,点头道:“不错,张浩元是朕亲自提拔起来的,必不会让朕失望!”

张浩元离了长安,一路向西南方向进发,走了两个时辰之后,他回首望向长安,长安不但是他的家乡,也是他仕途的起步点,现在匆匆离开,心中颇有不舍之意。

不过伤口,离开长安是为了更好的前途伤口,而且也是为了给日后再回长安打下基础,如果履历上没有治理外地州郡一项,那么就算回到长安,也得不到好的官位,只能赋闲在家,那他又如何养妻儿老小呢!

张浩元心想:“我在此闯出了长安第一神捕的名头,现在离开长安,这个名头不知会给谁,不过,希望我再回长安时,可以换个名头,比如说长安第一尚书,长安第一侍郎,长安第一宰相!”

想到这里伤口,张浩元脸上露出了笑容伤口,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有光明前途的,而且还得到大唐皇帝的赏识,这些足够了,就是仕途上最大的保证!

益州那里会是个什么样子,真是很期待啊!

张浩元回过头伤口,向益州方向继续赶路伤口,去追寻他刺史的光明前途!

如上所述,没有必要解释。不,我睡得很好。就在这时,一个警笛般的声音出现了,当然,但她慢慢地走了过来,仍然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的伤口恢复了几分钟,整个人精神焕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