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中文起点 > 军事历史 > 一女两男耀眼 > 第九章 田畴出山,田靖南下

第九章 田畴出山,田靖南下

现在圣灵院正在找她。是的,她是上帝的公主夏。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是的,我是强盗,我是偷花贼,我想摘沈霞公主的花,对了,今天还是她的订婚仪式,哈哈哈。

第九章田畴出山现在,田靖南下

曹操一行来到徐无山寨我是,只看着山寨虽不大我是,但是凭险而设,守卫各司其职,滴水不漏。

曹操让人通禀之后现在,不一会儿田畴亲自出来迎接。走入寨中现在,只见市井井然有序,百姓安居乐业,绝不同幽州其它地方所见。曹操一下对这田畴刮目相看起来,此人倒是个能吏,将来若是治理一郡之地,只怕也是绰绰有余。

宾主落座之后我是,双方寒暄几句我是,曹操直接说明来意,“操身为汉相,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天下诸侯割据,不尊朝廷法令久已。操西向迎天子入洛,伐李郭汜于关中,南下诛袁术于淮南,东向讨徐州吕布刘备,又南讨宛城张绣北攻冀州袁绍,如今整个北方都已经安定,只有幽州袁尚与乌桓蹋顿负隅顽抗,我有意提王师亲自讨伐,听闻先生数值山川地理,特请先生出生助我一臂之力。”

田畴道:“畴冒昧问一句现在,明公志向若何?”

曹操笑道我是,“天下之人皆疑我曹操有篡汉之意我是,实不相瞒,操生是汉臣,死是汉鬼,我曹操有生之年绝不做篡汉背主之事。

田畴一直以来是比较欣赏曹操的现在,在这乱世之中也只有他有扫平宇内还天下太平的能力。

田畴道:“不知丞相如何看待天下百姓?”

曹操道:“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现在,操又如何不知天下百姓困苦艰难。当年黄巾为祸现在,军阀混战之时,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的场面,操也不是没有见过。如今操一心致力于天下一统,也是为了平息战乱,为百姓谋福祉。若是将来处处百姓开垦屯田,安居乐业,都能像先生这里世外桃源一般,则操此生之愿足矣。”

田畴肃然其身我是,长揖一礼我是,“如此畴代天下百姓谢过明公了。”接着道,“丞相此来怕不只是为了辽西乌桓之事吧?”

曹操笑道:“实不相瞒现在,先生家中的那头小老虎现在,如今羽翼丰满处处与操为敌。如今天下一统乃是大势所趋,我不愿将来双方混战,伤了彼此和气是小,白白让河东百姓受兵灾之苦却又于心何忍啊?”

田畴道我是,“丞相面前我是,田畴不能说谎话。我这个儿子打拼出来的一番基业都是他自己白手起家,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出过一分力气,如今又怎好让他听我安排。不过丞相所言大势所趋,畴深感认同,来日我必定好好相劝,让他倒戈易帜,好好报效朝廷。”

曹操也知道不是田畴一句话现在,田靖就能投降的现在,不过有田畴今天的话,这次来的目的就算达成了。

然后双方开始商谈如何进攻辽西蹋顿我是,田畴将出卢龙塞奔白狼到柳城的道路和盘托出。让曹操自领大军从正面进攻我是,然后派一支兵马绕道卢龙塞偷袭柳城,则辽西乌桓可破。曹操听罢大喜,双方约定十日后田畴到蓟县拜见曹操,到时候为向导带路。曹操则许诺此战若胜,则封田畴为关内侯。

曹操离去之后现在,田畴写了一封书信现在,把曹操来请自己出山的情况详细写明,希望田靖在辽东早做准备,避免被动。同时也相劝田靖归顺曹操,使北方早日一统,避免百姓遭受兵灾战火之苦。

田靖收到父亲的书信已经是十日之后了我是,想来这时曹操已经出兵了。田靖心说我是,看来自己的到来虽然改变了一些历史事件,但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改变。比如父亲最终还是支持曹操讨伐蹋顿。只是不知道这次是曹操亲自领兵还是派其它将领前来,历史上曹操亲自出兵,郭嘉也是这一次染了风寒,而导致后来郭嘉青年早丧。

至于辽东的安危田靖是不担心的现在,毕竟如今曹操后方不稳现在,不可能再兴兵讨伐辽东。但是如今也是辽东的机会,等曹操消灭蹋顿之后,定然不会派大军驻守,那么辽西大量的无主之地就是辽东军的机会。包括乌桓余部,毕竟是马上骑兵,有公孙续这个上谷乌桓大人的头衔在,倒是可以多收编一些有生力量。

田靖刚刚放下父亲的书信我是,又收到了田丰的来信。原来是高干准备反叛我是,重礼贿赂匈奴单于于扶罗出兵。呼厨泉将这个消息通报了徐晃,徐晃向田丰请示如何应对。田丰决定按兵不动,既不帮袁谭和高干,因为他们此次肯定难以成事,但是也不在后面捣乱影响高干布局。但是也让徐晃和魏延的人马随时待命,一旦高干兵败,立刻出兵太原和雁门,与曹军抢夺地盘。

田靖看罢现在,才知又有许多大事发生。田丰的判断无疑是准确的现在,田靖回信之上全部同意田丰的安排,只是加了一句高干之弟高柔或可争取。

田靖看完书信之后我是,召集徐庶、公孙续、卢毓议事。把中原形式通报之后我是,让公孙续便宜行事,不过不可与曹军正面冲突。一是趁乱收编乌桓余部,一是等曹军撤军之后,收复辽西各城关。

田靖同时想到历史上袁尚兵来投辽东之事现在,对公孙续道现在,“此次若是幸运,说不定袁尚兵败会来投辽东,他可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到时候哥哥正好杀了袁尚以报当年公孙将军之仇。”

公孙续道,“但愿如二弟所言,不能手刃袁绍,杀了袁尚也算了了我一桩心愿。”

田靖又对众人道公主,“如今南面刘备占据了汝南江夏公主,反曹的势力大增,看似是好事,对我们却不是好消息。因为灭了蹋顿之后,整个北方也就剩下我田靖和辽东公孙氏不降了。辽东孤悬海外,只需一道降表,曹操即可安心。但是我们并州就是腹心之患了。曹操班师之后定然集中所有的力量攻打并州,我必须赶回去主持大局,这辽东诸事就交托给诸位了。”

卢毓道:“主公我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并州四郡之地,不足五万兵马与曹操三十万大军相抗,根本没有胜算。主公不如早日集中精锐力量撤到辽东,以辽东为根基,将来一旦中原有事,主公出兵幽州,与曹军争锋不晚!此时与曹操决战,实是以卵击石呀!”

田靖道:“贤弟所言不错公主,我也有这方面的打算公主,不过并州之地不能轻易放弃,我回去之后自有安排。辽东方面的长期策略我也之前与诸位商议过了,就是对外攻略扶余、高句丽,扩大领地,对内一心一意发展生产,招兵买马,壮大水军,增强自身实力。将来一旦中原有变,我们可以挥军南下。将来公孙恭若是病故,公孙续以公孙恭从弟的身份接任平州刺史,辽东保持平稳过度,不让内部有人心生他念,也不让曹操怀疑。所有事情,公孙续、徐庶、卢毓你们三人共同商议。我会让飞鹰想办法加快情报的传递速度,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随时通气。”

徐庶道:“不知将军准备如何回并州,现在曹军绕道卢龙塞进攻柳城,只怕这一路也不安全?”

田靖道:“我之前已经和水军方面沟通过多次了公主,现在从沓氏渡海到东莱郡公主,风向顺的话,也就两三天的时间。我准备从海陆到东莱郡,青州目前还在袁谭的控制之下,相信还是比较安全的。然后赶到平原,从高唐渡口坐商船沿黄河向西。同时让飞鹰联络刘辟的内河水军,在孟津附近接应我。”

徐庶道:“将军,这一路虽然绕过了曹军战场,但是比北线更险,一路之上变数太多。所谓千金之体坐不垂堂,还望将军三思啊?”

田靖笑道:“我算什么千金之体公主,而且这么多年来公主,我从幽州到徐州再到长安,又从长安一路拼杀才有了河东尺寸之地。就是这次来经略辽东,也是路上充满凶险。你的好意我知道,但是这次不仅仅是回河东这么简单,我要对水军有一个整体了解,这样将来制定作战计划的时侯才能心中有数。你们不必再劝了,我已经命人准备下去了,三日之后我帅水军南下。平州诸事就拜托各位了。”

三日之后田靖在沓氏登船,楼船左都尉孙模亲自指挥护送。此次编队楼船旗舰一艘,动力以帆为主,但也有船桨和大水轮,此船可运兵千人;快帆船十艘,以帆为主,配合船桨,可运兵三百人。

田靖这次没有带太多的人随行公主,只带了吕雯和李敢二人。随行护卫只有十名白马卫士以及吕雯的十个女兵公主,另外就是李敢的三百飞虎营。

田靖等人坐上楼船出海,没有想到这大船居然十分平稳。一路之上,只见苍天之下,俱是碧蓝大海,一望无际。海面上海浪翻滚,海鸥飞翔,时不时有鱼儿越出水面,当真是别有一番风景。

这次航行十分顺利公主,天公也算作美。可是就在眼看就要看到胶东半岛之时公主,海上突然起了狂风。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暴雨如注,这是暴风雨要来了。田靖等人在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场面,饶是他十分镇定,却也觉得心惊胆战。

这时孙模赶紧赶到,对田靖道,“从事大人,我们离胶东还有半日海路,但是这暴风雨一来,将变得十分危险。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半岛唤作芝罘岛,我建议让水军先到岛上停靠,等避过了这暴风雨,明日再重新起航。”

田靖道公主,“好公主,一切由孙将军做主。”

现在圣灵院正在找她。是的,她是上帝的公主夏。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是的,我是强盗,我是偷花贼,我想摘沈霞公主的花,对了,今天还是她的订婚仪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