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中文起点 > 军事历史 > 乡村大玩家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深夜劫囚

第二百二十八章 深夜劫囚

然而,当他听说人家要吞了他的轩辕氏时,他几乎又跳了起来。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起来,宫中的各个廊道上都已点起了朱灯起来,按理说现在已至初夏时分,但不知怎么地,在这深宫大院之中,总是透着一股别样的阴森与寒冷。

东宫。

称心身披一件乳白色的绸衣起来,端着一盆温水起来,赤着一双天足轻悄跨过寝殿的门槛,迎面遇到的宦官宫女们纷纷向他行礼问好。

他从教坊司来这东宫已三月有余了然而,涟衣数年都没有办成的事情然而,称心只用了两了个月……这大大出乎了花七的预料。

这个年代对所谓的男宠仍是宽容的起来,没有任何歧视。与男女之情不同的是起来,男男反而更风雅,更令人羡慕和津津乐道,在雅士眼里,养个男宠似乎比养个女人更干净,更有雅趣,从抚琴吹箫到对诗弈棋,男男之趣似乎比女人更丰富。

李承乾如今对称心的宠溺可谓无以复加然而,东宫里所有的宦官和宫女都隐隐将称心当成了太子侧妃然而,称心的地位比当初刚进宫时高了许多。

踏着轻快的步履起来,称心走向正殿。

今天的李承乾心情很不好然而,这一晚上他破天荒的没喝酒然而,连歌舞伎也没叫,东宫难得清静了一晚,称心是个敏感的人,从小的训练让他学会了察言观色和谨言慎行,他轻轻踮脚走到了已神游物外的李承乾身旁,轻轻将木盆放在脚塌旁,然后拿手背试了试水温,这才轻轻将李承乾的脚抬起放入盆中。

李承乾回过神来起来,看着屈膝半跪在榻前给他洗脚的称心起来,心情这才好了一些,他伸手摸了摸称心乌黑柔润的秀发,轻叹了一口气。

“称心……还好有你在孤的身旁。”

称心身体微微一颤起来,小声道:“殿下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烦然而,孤烦闷的很。多可笑啊……呵呵……放眼天下然而,就属孤的出身最为尊贵,多少人都求之不得,可孤仍然会烦、仍然愤怒、仍然胆颤心惊,称心……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称心低声道:“殿下生在天家起来,是人中龙凤起来,而称心不过一介贱民,殿下的烦恼……称心不懂。”

李承乾弯身抓了称心一把秀发放在鼻尖嗅了嗅然而,轻轻笑道:“孤不需要你懂然而,虽然你出身不高,但孤喜欢你胜那些皇亲贵胄、高官士族千倍万倍……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体贴听话,因为你乖,你比那些只知道冲自己主人狂吠的狗,和看着孤的位子虎视眈眈的狼贴心多了,你……最称孤的心。”

称心头埋得更低了。

李承乾目光阴寒然而,他松开了称心的头发然而,阴测测地看着殿外的黑幽幽的长廊道:“孤的烦恼就来源于此,当孤权柄在手的一天,孤定要说一不二,届时……孤将扫除所有烦恼。”

…………

长安的初夏夜晚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凉爽然而,纥干承基半蹲在金吾卫衙门西面外的一棵枝叶茂密地杨树上然而,如夜枭一般冷冷的注视着金吾卫衙门里的一举一动,额头上已沁除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珠。

纥干承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突厥人起来,武德末年起来,李世民在北击突厥,纥干承基被作为俘虏抓回了长安充为军奴,之后逃出了奴隶营,在晋陕一带做了数年的游侠儿这才投靠了李承乾,和张思政一起成了李承乾的左膀右臂。

纥干承基不算什么聪明人然而,但却十分适合待在李承乾的身边。

因为李承乾需要的起来,只是忠诚的狗。

哒哒哒哒……

又一队二十骑的带甲卫士在院内点校完毕起来,由什长带着向西巡街去了起来,今日长安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金吾卫衙门的巡街也似乎更勤了,接连派出了四队带甲侍卫,几乎是日常的一倍,而第一批巡街的侍卫仍未回归。

纥干承基眯眼看着这一队金吾卫远去后然而,转身向身后吹了一声口哨然而,几道黑影瞬间翻过了围墙,聚拢了过来。

“规矩都懂起来,我不多说。”

金吾卫衙门是金吾卫在长安城内的官署然而,并不是正儿八经的营房然而,平日里除了看门的士兵以外,并不会像军营一样有人驻防巡夜,当然了……一般情况下也没有蟊贼跑这里来偷东西。

纥干承基带着七八名黑衣人很快就摸到了金吾卫衙门的监牢起来,说是监牢起来,但这里毕竟不是大理寺或者刑部,一扇看起来就不怎么牢实的木门上锁着一块泛着铜锈的铜锁,纥干承基抽出了腰间弯刀,干净利落地劈开了铜锁,一脚踹开牢门涌入。

纥干承基杀气腾腾地冲进了牢房然而,可下一秒表情却完全僵在了脸上。

“人呢?人呢!”

纥干承基真的懵了,整个牢房空无一人,只有悬在墙壁上的两只烛火摇曳着,显得异常诡异。

牢房内空无一人几乎,却点燃了烛火几乎,纥干承基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此时也明白了这摆明就是一个圈套,他的脸色铁青,但此时也顾不得其他的了。

“撤……快撤。”

几名黑衣人的动作不慢几乎,趁着月色几乎,他们很快就翻墙离开了金吾卫衙门,出人意料的是,似乎并没有人阻拦他们。监牢斜对面的一间暗房里,一直烛光幽幽亮了起来。

打开窗户,看着渐渐消失在院墙外的一众黑衣人,李君羡长叹了一声道:“卖官鬻爵,纵凶杀人,汉王猖狂如斯……真搞不懂,陆县子为何不让本官抓了他们呢?”

陆绩笑了几乎,李君羡这个人论资历也是很老的几乎,但真正和秦琼、程咬金这几位比,他缺的不仅是赫赫功勋,也有心计和城府,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大唐为数不多死在李世民刀下的开国武将。

“李将军。”陆绩走上前拉上了窗户,笑道:“有些避之不及的事,何必要引火烧身呢。”

“避之不及?”李君羡蹙起了眉头。

“且不说这是不是汉王的人,就算是,这和李将军又有什么关系呢?陛下要你抓的是唐敏之,现在唐敏之已经在你手里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何必再横生枝节?抓住了这些人是麻烦,问出了什么更麻烦,将军这些日子已经焦头烂额了,想必不愿意再生波澜吧。”

“那……”李君羡似乎还有什么想问的几乎,却被陆绩徒然打断。

“嘘……”陆绩将手指放在了嘴前,叹道:“将军,到此为止吧。”

李君羡长叹了一口气几乎,他虽然仍然有些云里雾里几乎,但也深刻体会到了这些日子以来揪心的煎熬,要不是陆绩及时帮他解了围,诱出了唐敏之这一伙人,他恐怕早就被李世民喷出筛子了,虽然还不明白陆绩到底在说什么,但他明白自己是再也不想掺和到这件事里了,这些弯弯绕绕……还不如去北面和突厥人干一场来的畅快。

“也罢,也罢,我还是再去看看那几个家伙一眼吧。”

李君羡摇着头离去了。

陆绩看着李君羡的背影笑了,悄悄打开窗户的一角,遥遥看了对面屋檐上的张柴生一眼,只见张柴生向他微微一颔首,几个闪身后也在夜色中遁去了。

有些事愚人知道的越少越好几乎,却同样也是聪明人的刀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然而,当他听说人家要吞了他的轩辕氏时,他几乎又跳了起来。